A-A+

18年从8000到身价10亿:告诉你真实的林园(转)

2022年02月06日 美文赏析 暂无评论

18年来,从8000元起家到身价10亿元,他谱写了中国股坛最具传奇色彩的“神话”,万千投资者无时不在寻觅破译其暴富的“密码”。他走过的成功之路,留给人们太多的思考……

2006年10月16日。上海。上午9时整。当我按约定时间敲响林园在浦东的家门时,热情相迎的他满脸笑容,没有一点数亿身价的“派头”。一件彩条T恤、一条白色休闲裤,一双拖鞋,全部“行头”很家常。

林园一边为我让座倒茶,一边指着沙发旁的一个大提包说:“你要的交割单和资料全带来了。整整一提包,好重哟。从深圳,到南昌,又到黄山,再到上海,周游了一圈子!”

当林园得知我在陕西长大,陪我前来的朋友孙睿也来自陕西,都是乡党(老乡),距离一下子拉近,相互很容易沟通。“你看,咱们咋整?”林园看着我递上的打印出的几页采访提纲,亮着一口浓浓的陕西腔:“是按你的问题一条一条地谝(聊),还是也像网上一些人一样,要给我算算从8000元到几个亿的细账?”

“既然咱们算乡党,我们干脆把提纲放在一边,不搞那些程式的问答,我这次来也无意为你18年的买卖算细账,还是想重点围绕‘你在股市咋赚钱?你的投资理念和方法是什么?’谈一谈,你看咋样?”

“能成!”林园爽快答应。迅即,我合起了采访本,掏出“录音笔”放在他的面前:“成吗?”我怕他介意,征询他的意见。“没麻达(没关系)!”他会意地一笑。看得出,他自亮相中国股坛后,经历了一年多的“唇枪舌剑”,对此,他一点也不在乎。

于是,一场无拘无束的家常式的访谈就此展开……

去年盈利400%的“秘密”

笔者:从哪说起呢,要不,就从你2006年的收益讲起吧。

林园:2006年,我的收益算下来,应该有400%的收益率。

笔者:一年赚4倍,真令人惊叹!你是怎么获得这么高的收益的?

林园:这一年的收益,完全来自于我三年前研究成果埋下的“种子”。我在网上曾公开过资产配置:主要有17只股票,按比重的大小分别是:贵州茅台、招商银行、五粮液、黄山旅游、云南白药、铜都铜业、上海机场、深发展、瑞贝卡、马应龙、江中制药、赣粤高速、云天化、千金药业、丽江旅游和宇通客车。重仓的是前几只股票,他们大多能算是中国最能赚钱的上市公司,也是我一年能取得400%收益的主要功臣。

笔者:真为你取得这么好的收益感到高兴。你从8000元起家,到4个亿,再到现在的10个亿,你这个“股市奇人”赚得有点不可思议啊!

林园:中国股市诞生十多年了。炒股票从那时到现在,应该说上亿是非常正常的。你只要不犯错就能上亿。

笔者:啊,上亿?这不是天方夜谭嘛,叫人咋信?

林园:你可能以为我在瞎说、瞎吹,事实就是这样,关键是不能犯错。要踏准市场的热点。一道道的“坎”都要过去。譬如到2004年这是一个坎,再到2006年,接下来,它就是复合增长。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。过几年,中国股市肯定要出几十亿的富翁。不需要多少时间,5年内,到100亿,纯粹是做股票赚的,肯定要出,而且不止是出一两个。

笔者:那你应该是扛旗的。

林园:哈哈哈……那我还不是。只是我的经历告诉人们这样一个事实:炒股上亿并不难。这是因为我们是有账可算的。只要你不出错,只要你能抓住市场的热点。我强调的是只要你不犯错,你每只股票都赚钱。

笔者:炒股不犯错误简直是太难了。这些年,我采访过数百个在股市中的成功者,在他们走向成功的路上,大都经历过重大的失误和挫折,难道你没有过失败的经历吗?

林园:没有。至少在股市里,我没买错过一只股。你们可以到我呆过的证券公司去了解、打单,如果有兴趣的话,你们也可在报上登个广告,征询我失败的记录,看我哪只股票是赔钱卖出的。

笔者:那么,怎样才能做到不犯错,稳定地在股市赚钱呢?

林园:关键是要有正确的投资理念和思路。前段时间,我参加一家券商组织的三峡游。在船上同一些股民交谈,我发现有许多在股市待了很多年的股民,至今对为什么要炒股,股市的魅力在哪里都不清楚,倒是整天在那儿忙乎着找“黑马”。

笔者:你认为股市的魅力在哪?正确的投资思路应该是什么呢?

林园:其实,炒股的好处在于,它不同于一般实业,理论上讲它可以做到无限大,不受行业瓶颈的限制。国外有钱人,为什么都出在证券业里,别的行业做不到,是因为有瓶颈问题。我们只要抓住行业的快速增长周期,选择其中的龙头公司,买入并持有,等行业高速增长后卖出,再选择其他高速增长行业介入。

这样,事实上我们相当于在跨行业做实业。股市实际上就是给你提供了一个交易平台。比如我明天想做什么了,把手里的股票一卖,兑成现金,我就可以转行业做。这样,也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投机的机会。高速增长时,我就坚决介入。等它高速增长过了,我就再选别的高速增长行业,再介入。

这就是我的最基本的思路。也正是由于证券市场有这种非常好的“兑现性”,我们跨行业操作才能够实现,这是做实业者所不能实现的。对我们投资股市的人来说,这要算是最大的魅力所在了。

你问我,在股市里,怎样才能做到“不犯错”,稳定赚钱?依我看,必须把投资的“确定性”放在首位。如果你的投资是不能够“确定”的,你就不可能利用好证券市场这种能让资产实现“复合式增长”的好处。那么,你就仅仅是一个整天忙进忙出的炒股者,其结果当然是“未知”的。

只有把“确定性”放在首位,才能够实现我们追求的“复合式增长”。我认为有了这种思维,它要比一次赚多少钱或抓到一个“黑马”重要得多。至于具体选什么股票,去炒什么股票,都是芝麻问题。西瓜是你首先思路要正确。你老是一种不正确的思维,结果只能跑赢大盘百分之几甚至赔钱。我和你比赛,我追求的是一种复合增长,做到每年、每次都赚钱,就对了。但这个过程,只能是我这个思维指导下的行为。

把投资“确定性”放首位

笔者:你所说的投资的“确定性”指的是什么?

林园:确定性,就是这个企业,三年的账能不能算清楚。首先你投资这个企业,今年的利润是多少,明年的利润是多少,后年的利润是多少?你要搞清楚。你要是算不清楚,一笔糊涂账,就不要去参与了。只有算清楚了,你才能有持股的信心。

我所说的确定性包括:一是企业本身盈利的确定性;二是我们买入股票时股价是否能让我们盈利,即股价上升空间的确定性。我们不能投资盈利没有确定性的公司,而要投资盈利有确定性的公司,这是我们投资的基础。另外,若股价没有上涨空间也不能投资。我认为,股市的精髓,就是你要把不确定的东西变成确定的,就是每次都要赚钱。

笔者:这就是你这些年投资取得巨大成功的核心“秘密”?

林园:我林园的这个“秘密”,应该说天下人都知道。我有一句最普通的座右铭:“算不清楚的事,决不做。”也就是我所反复强调的,投资要把“确定性”放在第一位。

许多股民在股市里不赚钱,甚至赔钱,关键是他们往往凭“想当然”,天天做的都是些“不确定”的事。他们对自己持有的股票心里“没有底”,常常是“跟着感觉走”。

我有一个好朋友,他跟我说,他是6块5的价格买入招商银行的,等招商银行涨到8块8时,他觉得高了,卖出了,他说等股价跌下来时再买入。我说,你怎么就知道它一定要跌下来?你是算命先生?你也在股市里待了这么多年(与我同时进入股市),连一个基本的思路都没有。茅台、五粮液,他都是很低价买入的,但都是涨了一点就卖出了。他也是我身边少数几个没赚到钱的人。除了他本身是个糊涂蛋外,他还喜欢做一些自己都不能“确定”的事。我说8块8能不能买回招商银行,这件事并不重要。你就没有想一下,招商银行的“底”就是每股6元(有认沽价),你是6块5买的,你怕啥!即使再跌到6块,你也损失不大,而从6块5涨到8块8,你也没赚多少,但要是它往15元跑,甚至30元跑,你可就亏大了。投资者所犯的类似这种“不确定”性的投资错误,真是太多了。

1989年七八月进的股市

笔者:22年前的冬天,当“小飞”作为新中国股市的第一片“梧桐叶”悄然飘落后,给改革开放的中国注入了新的生机。之后,吸引了千千万万的投资者进入股市。你作为新中国股市的第一代股民,伴随中国股市走过了18年不平凡的风雨历程,能谈谈你在股市的“发家史”吗?

林园:当新中国有了第一只股票后,我就十分关注这一新生事物的发展。我入市是在1989年。那时我还年轻,只有26岁。

笔者:听说你原来是学医的,怎么对股票产生了兴趣?

林园:入市前,我对股票一无所知。我原在陕西一所卫生技术学校临床医学专业学习,毕业后分在深圳红十字会医院工作,后又调到深圳博物馆工作。其间,我还曾在南京一所知名学府进修电子工程专业。

对于起初学医的我来说,进入股市纯属偶然吧。关键是看这个行业能不能赚到钱,如果从事这个行业一直能赚到钱的话,自然就感兴趣了。但如果赚不到钱,老亏损,那我也没兴趣了。你说是不是?

笔者:当时1988年、1989年那阵子,深圳特区政府号召党员干部买股票。你有如此辉煌的今天,应该是听了党的号召的结果吧。

林园:当时买股票,哪有今天这么火热。我大概是在1989年的七八月份进的股市。从8月到12月,股市哪有人?交易厅简直都要改快餐店了。记得有一天,整个交易大厅只有4个人。

笔者:你当初入市的起始资金只有8000块?

林园:是啊。我们这一代人哪有什么起始资金,都是靠一点死工资嘛。就这8000块钱也是凑来的,是我妈的钱。上世纪80年代末,我们拿8000块钱,已经是非常多的了。一般人还拿不出8000块钱。大学毕业一个月才只有一百来块钱。我们同学在内地只拿几十块钱。五六十块,七八十块就算多的了。

笔者:从8000块到今天的10个亿,那时,是你至今资金增值12万倍的一个起点,应该永生不忘吧。

林园:当然。就像昨天发生的事,我咋能忘了呢。那会儿,年轻,血气方刚,我们都是凌晨二三点起来拿着股票在自由交易。当时交易所的条件特别简陋,大厅的中间有一块黑板,上面写着股票的名字和价格,看有没有人要。价格在不断地变,有人要,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和菜市场买卖猪肉没什么两样。这样,来回倒几次,就可以赚不少钱。如果有些朋友要买哪只股票,又刚好有人想卖,我们还可以中间介绍一下,每笔可以赚到100多块钱。

哪里有钱赚,我就到哪里

笔者:只炒了4个月,你的起始资金就翻了12倍多,是不是融资了?

林园:哪有融资?还融资呢,借几百块钱都借不到。

笔者:那你从8000块怎么赚到12万的呢?

林园:那时候容易啊。我给你说我炒深发展的过程。当时是88块一股,后来一股又拆细成了32股。每一股从1块钱的面值又变成100多块。你想,复合增长,增长了多少倍。这里面有许多小故事。记得有个开超市的香港人,他拿市值200万元的股票押在那,想把股价打下来,深发展的股票跌啊跌,他要卖啊,他挂在那里,写在黑板上,当时200万元可是个天文数字啊。后来,我就号召一群人,给他一啃,他灰溜溜拿钱走了。

那会儿,我在市场号召力是蛮大的,真像有的人说的,有个“林园指数”一样。有段时间,听说政府讲股价涨得太快了,几个月算下来涨了几百倍,政府要干预了。这时,一个好朋友也给我BP机上发了个信息。我赶快跑。一下子,股价跌了一半。那位朋友说你怎么不复机,我说没看到,我当时正在忙着数钱呢。

深圳那时就4个网点。委托和交易都不是电脑化。这里深发展卖88块,别的地方卖86块。我就整天骑个自行车转,出86块买了,再挂88块卖出去。一天赚一百来块钱。那会儿,朱焕良坐万科的庄,我这倒来倒去的,尽给他捣乱,他卖7块8,我就卖7块6,人家都买我的。朱焕良看了很生气,说你这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。他说干脆你帮我干这事好了,你把我的股票拿去倒。我就赚他的钱,赚差价,嘿嘿,就像卖菜一样。

笔者:那时你就只在深圳炒股?

林园:哪里有钱赚就到哪里。后来那一年跑到上海炒,股票正在大跌。啪,一天跌去一半,一只股票从80跌到40,我见一个女孩子吓得直哭,在上海打了这么多年工,钱一下没了,怪可怜的。现在,我还留着5张当年上海的股票呢。

当时我们就住在百乐门酒店,上海人把股票卖给我,我收了,押一段时间,再倒出去。那时,我还有工作,过来一两天,再回去,钱就是这么倒来倒去积累的。只两年多时间。8000块赚到12万,12万再到1992年的1000万,我投房地产时已经有了1000万了。

吹尽黄沙始见金

笔者:许多投资者对你从8000元到几个亿的投资收益深感震撼,想比较细致地了解一下你的具体投资经历,给他们以启发。比如:你的第一个100万和1000万是怎么获得的?大概是在什么时候?

林园:说实话,不是我不愿意讲,准确的时间已记不大清了。大概在入市后的第二年,我就有了100万,成了人们说的“百万富翁”,1992年有了1000万。

笔者:这么短的时间,赚了那么多的钱,一定很兴奋吧。

林园:也没感到特别兴奋。只是当时有一个感觉:终于可以不工作了!那时一天赚一倍,是经常的。有不少人发了大财。我从8000元到12万,只4个月,市场环境提供了这个条件,我抓住了这个机会。当时赚1000万的人多的是,不稀奇。场外交易,实际上证券公司起了个过户作用。像卖房子一样,今天卖1万元一平方米,明天卖1万2,市场连个参考价都没有。

笔者: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你炒股能赚那么多,看来你还是很有悟性啊。

林园:哪有什么悟性?那时买了股票就赚钱。就看你敢买不敢买。那会儿也没涨跌停板,有时股价几十倍地涨。再就是发原始股的财。当年我妹妹在一家上市公司做财务,他们90%的原始股都卖给了我们。就是内部职工股,我都给收过来了。那时面值是10块钱,我最高收到12块。后来拆细,10块变成1块钱面值,上市就二十六七块,你有一万块,就变成二十几万。有十几万股,一下子就是几百万。光这只股票最起码让我赚了二十几倍。当时收购操作的除了深发展、深锦兴外,还有深原野、琼民源、深华新等原始股,上市后都有十几乃至几十倍的增值。再加上别的股票,倒来倒去的。所以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经历和了解那段历史的都知道,那时赚1000万,很正常。

笔者:听说你赚了钱,后来去投资房地产,这是不是你资产增值的重要一部分呢?

林园:我给你说的现在的资产,完全是股市上的资产,是股市赚的钱。我如果不去西安做两年房地产,我就不是现在的林园了。也许现在的资产还要多10倍。它耽误了我整整两年时间,就这两年,让我和朋友的距离一下子拉开了,人家比我多赚几倍的钱。

笔者:那时,你离开股市去投资房地产,应该说你避开了中国股市的熊市下跌啊。股市在1994年7月底都跌到325点了。

林园:但我的朋友还赚钱。牛市熊市没关系。他投资国债,你觉得有风险,其实,他是无风险套利。后来人家给我讲了,你要在,每次赚钱也跑不了你。

笔者:此后你在股市收益最大的是什么时候?

林园:是1996年到1997年的上半年。四川长虹和深发展,中国股票史上这两面光辉耀人的旗帜,让我受益匪浅。这两只龙头股,在我的资金迈向上亿途中,起了极重要的作用。那两年,深沪股市就炒它们,我踩准了节拍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市场的热点踩准了。

你看(此刻,林园从提包里拿出一摞发黄的交割单,一张张展示给笔者看),这是1997年的1月31日的单子,这段时间我是在买四川长虹。你看,成交价是26块5毛,26块7毛8。户上有63.5万多股,还有一个户有25万股,一个户33万股……算下来,前前后后,我拿了长虹120多万股。你再看,这是1996年11月7日的单子,买深发展,这上面有23万股。那张是11万股……前后约有400多万股。四川长虹我平均卖出价应该是60多块,你就算60块钱一股,咱们少说一点,120万股,这就7000多万了,还不算我炒深发展和别的股票呢。

笔者:我看有的账户不是你的名字呀?

林园:为什么不用我的名字,这是因为我离过两次婚。1993年时我老婆和我打官司。当时是深圳福田区最大的一桩离婚财产分割诉讼,诉讼标的3000多万元。以后,我在北京、成都等地,全都用我家人的账户,用我自己名字的只有六七千万吧。

笔者:在中国漫长的股市起始点,你幸运地完成了自己的资本积累,一路赚钱走来,总的体会和感觉是什么?

林园:就是要做一个清楚的人,聪明的人。我反复强调“今天做什么事最重要”。你这个人十几岁干什么,二十岁干什么,三十岁干什么,你一定要清楚。你该读书的时候,你就到学校读书嘛,该赚钱的你要去赚钱,有的人四五十岁了,像我们这么大年龄还去读书,我说你这个人不清楚,该读书时你干啥去了?嘿嘿,现在该养家糊口了该享受了你要去读书了,这不是胡闹?讲什么活到老,学到老,尽瞎扯!人生就这么回事,读书时你要读书,该挣钱时你要挣钱,不同阶段做不同的事。是吧!就这么个基本道理。做股票也和人生一样,根据市场的不同情况,你要策划好,就不会糊涂。干啥事它都是有规律的。今天该抓西瓜,你去抓芝麻。那你就肯定不行。1996年、1997年发展、长虹就是西瓜,你不抓西瓜偏去捡芝麻,就是神仙也赚不到钱啊。

陶醉在茅台的醇香中

笔者:在你现在的投资组合中,茅台和五粮液占的比重很大,持股时间也比较长,你一直看好它们?

林园:对于白酒行业,我一直是看好的。虽然有人认为喝白酒的人越来越少,但我认为,白酒是中国人的国酒,一些商人,请客一般都是喝白酒的多,喝高档白酒比喝其他酒档次高,我相信五粮液、茅台有一天可卖到1000元一瓶。而且茅台、五粮液已经有相对稳定的客户群,随着中国的强大,中国商人会把这种酒文化带到国外,我对“茅台”、“五粮液”未来三年业绩复合增长20%或以上是有信心的。

笔者:你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开始买进茅台和五粮液的?

林园:都是2003年4月开始买的。什么价都有,我买了六七个月,百分之六七十的成交量都是我的。你看嘛,我打了个单,这一溜子,全是贵州茅台,21块7毛7,21块7毛7,27块,28块,29块……

你看,2003年的10月29日,这一笔,就买了二十几万股。我记得有一次我最大一笔买了四百多万股的五粮液,它挂着,我一把就给吃了。你看,买入,全是买入。

笔者:怎么买了这么长时间,为什么不一次下单?

林园:2003年是熊市,当时交易很清淡,货不好拿。有时一天才成交几万股茅台。只要它有货,我就买。

笔者:你2003年4月买进后,一直没卖?

林园:是的。怎么证明我现在还持有没卖呢?这是我刚刚打的单子,你可以看嘛。2006年10月9日打的。茅台、五粮液都在。这个户上没有五粮液,这个户上有,五粮液、茅台,对吧。这个户上也有,茅台和五粮液占的市值很大。这个户上是300多万股五粮液,80多万股茅台……

笔者:现在你持有的贵州茅台还有多少?

林园:茅台现在我还有1000多万股呢。我只打了一点单,我拿不动。我的市值都给你少说了。所以说,你要搞清楚我很容易,什么时候茅台开股东会总要统计股份的。

笔者:你持股三年了,是否打算卖出,还是想一直沉醉在茅台五粮液的酒香中?

林园:持有和卖出,是股市最基本的一个问题。我不做短线,买股票就要买持续增长的公司,每年能创新高的股。比如五年之内和十年之内,它股价一直能创新高,我们不说它波动,但它每年能创新高,这一定是好公司。茅台五粮液就是这样的好公司。

笔者:只要是它们每年创新高,你就继续持有?

林园:是。赚钱的我一定持有。我认为它们目前的价格没有高估,还是合理的,因为它们每年都赚钱。过几年,它们赚钱多了,股价又不合理了,又要开始涨了。许多人认为茅台股价都上了50块了(注:笔者采访时),说高了,其实,股价的高低没什么标准,只要公司业绩好,我看接下来还会涨,一定会翻倍,上100块,不信,你可以验证我今天说的话。(笔者注:茅台于2007年1月15日突破百元)

在中国,像茅台五粮液的公司有几个?没有多少啊。现在真正能赚钱的公司到底有几个,而且持续能赚钱的?真是屈指可数。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。茅台五粮液这样的公司,就是我说的是赚钱机器的公司。我买股票首先考虑它的确定性,它们都是供不应求。为什么茅台五粮液经销商都是拿着钱去,先交钱,车都在外面等着呢。这是我们见到的不多的公司是这样的。它永远是卖方市场。茅台酒从过去的5块钱到现在的300多块钱,它始终是涨价的,没见过它跌价。过去我见到过最便宜时才5块钱一瓶茅台。现在翻了多少番了?拿这样的股票,我们的回报率是最高的。记得当时它的股价20几块钱时,有的证券分析师说“20多块钱的高价股必跌!”今天跌了还是涨了?我今天说茅台好,不是说我持有它就说它好。国外有的好公司股价涨几万倍的都有。谁也不敢说茅台这是最高位了,我20多元买,到30元有人说这是天价了,随时要调整,也没见调整,现在不快到200元了(复权)。大盘跌,好多公司股票跌70%都不止呢,为什么茅台跌20%就在乎呢,它跌20%就是最大极限了。人啊,不清楚的,不要乱说,也不要乱做。比如说茅台现在是38个PE,茅台未来三年复合增长30%以上,我最多三年不赚钱,它到第三年PE(市盈率)又变成十几倍了,这有什么风险?我们和法国的葡萄酒比,它都是50多的PE,你说洋酒有中国酒厉害,我看洋酒没中国酒卖得快,卖得好。中国强大,十几亿人呢。一些人想到茅台五粮液涨了那么多了,它就要跌了。他是拿茅台和亿安科技、蓝田股份比,那不是一回事嘛。中国不可能再出一个茅台,再造一个五粮液吧?所以高低,不是仅仅说用股价的高低和涨幅的高低来评的。这里,我也不是让他们买我手里的股票。我在网上也说得清楚,我是持有。你买不买和这没关系,和股市变化也没什么大的关系。这不是谁在做庄,这么大的市值,谁能操纵得了?没有判断力的人,看到高价股跌下来,心就慌了。但今年五粮液茅台,还有云南白药都涨得很凶,它们也没跌下来,这就是因为公司的情况谁也改变不了。

笔者:有些人买卖股票看KDJ、K线,MACD,是否多头排列等,你认为没用吗?

林园:那些对于我来说没用。那只是对一时的投机有用。其实,谁买卖股票,对这个市场都没大的影响。股市有它自身的规律,它该怎么走还怎么走。最终影响股价的,那一定是它的经营状况。如果基金卖了,股价就下跌了,那这公司就不该买!你说,茅台,哪个走了,这股价就要跌?我就不相信。我记得2003年开股东大会时,社保基金说茅台不分红他就要卖了,我说你卖,我就要买,你做个大单交易给我,他不吭声了。后来茅台的董秘说,林园可不是给你开玩笑的。你要卖,他真的给你买了。我当时不是瞎说的。你要卖,我还真愁买不到货呢。我真的会一下子给你端走了。我管你哪个基金,对我没影响!

要是天安门能上市最好了

笔者:从你公开的投资组合看,你持有的股票都是些大牛股,你是怎么选股的?

林园:炒股票就是要把市场的热点,市场的龙头抓住。这么多年来,我没有一次龙头抓不住的。有人问我,未来的龙头是什么,要我说,未来三年大势的龙头就是银行股。这是非常清晰的。如果你不把龙头抓住,在下面选股,尽管里面也许会有很好的运气和机会,比如有些小股票,涨了许多,可咱们是抓不到的。我们不能去抓一些主流市场、主流人群赚不到钱的小公司。大家都不知道它,它突然冒出来,有可能别人操纵股价,这种东西我们是抓不住的,就像中了一个六合彩一样,碰到能大涨的股票的概率实在太小了。我们是做明明白白的事,算清清楚楚的账,大道至简,这是最简单的道理。

讲到选股,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体会,就是要投资那些具有“巨人的品牌,婴儿的股本”那样的公司。也就是说,品牌很大,股本很小,这种股票是最容易赚钱的。小股本时参与,跟着它长大。它的品牌大,就决定着它的确定性高。像云南白药呀,酒类呀,它们的市场并不大,但它们现在品牌已经很大了,这时候介入,跟着它一起长大。企业的品牌就决定着能赚钱。我们跟着它长大,坐车。当然,这里边还有一些投资策略,包括操作上也有一些技巧。

笔者:选股除了抓品牌股,还有哪些技巧呢?

林园:再就是从“老字号”中选。中国人为什么说红烧肉、粉蒸肉吃了半天,还是它好。其实有许多菜流行了一阵,为什么流行不了了,呵呵……这给我们一个启迪:买老字号,吃不了亏。老字号产品经过几千年、几百年的考验了,一下子不消费了,不可能!只要消费在,“老字号”就会经久不衰,这是我选股的一个思路。

笔者:老字号都有哪些呢?

林园:那太多了。茅台、五粮液、云南白药、马应龙、同仁堂,都是老字号。你买这些股票,它也做不了鬼,涨得也不慢,为什么说云南白药是深沪股市涨幅第一的股票。其实,搞新技术还不如它呢,它涨得最多。接下来,五粮液、茅台也不会差。

还有,就是要选中国最传统的东西。我对未来的判断是:中国强大了,中国传统的东西会卖出高价,为什么中华烟比进口烟还贵。这就是事实。

还有,选股就是要选二十年后还能活得欢的企业。你现在买进它,就要判断它这个企业二十年后还能不能活得欢。它如果能活得欢,就选它。这就是我们最近的思路,要选一些无竞争对手的。二十年后只要飞机还存在,上海机场它就不会倒,黄山二十年后还会在,你说它能不在嘛,人还要去嘛。这类奇缺独特的东西真是太珍贵了,如果天安门能上市那就更好了。哈哈……二十年后,我相信茅台、五粮液它们都会在。因为多少年它们这些酒都在。你说,人都不喝了?云南白药没有了?第二,就是对于竞争加剧的企业,像现在的彩电企业、航空,票价天天降,这我们介入时就要小心。没有竞争对手的企业最好,就在我这“一亩三分地”里搞,具有行业的垄断性。像高速公路、基础建设、上海机场啊,黄山旅游啊,它们没有竞争对手。而且增长都能看得到,车辆越来越多嘛,坐飞机人也越来越多,飞机也越来越多,机场的效益能不好吗?选好股票,接下来,就是我们在合理的价格买入了。

笔者:你能简要概括一下你最看好的股票的主要特征是什么?

林园:主要有三大特点:一是垄断性或产品有独有性(像我持有的上海机场、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黄山旅游、云南白药、丽江旅游等);二是快速消费品(像伊利股份、瑞贝卡等);三是老字号品牌企业(像同仁堂、马应龙等)。这三大类企业都是主业非常突出,盈利也非常稳定,不会大起大落,我们生活中每天都在消费,是能够看得见的。而且这些优秀的企业,它们手中所掌握的“现金”也非常充沛,够“硬朗”,我喜欢和这些有钱的企业打交道。它们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,不受其他因素影响,我认为它们就是稀缺资源(在世界范围内也算),卖了是买不回来的。

一年不赔三年翻番

笔者:许多投资者想知道,一只股票涨了三四倍还能继续持有,这样的定力和心理你是怎么把握的?

林园:有思路,才能有持股信心啊。我的思路就是“三年翻一番,一年不赔钱”。这是最坏的结果,是我投资的底线。首先,不赔钱,活着最重要,要想到最坏的结果。如果说你没有思路,你的股票市值跟着指数的波动而波动,这要说是最好的结果了。但一般人往往涨不过大盘,亏钱时他却比大盘亏得多。这是极正常的。我不会受大盘影响,大盘跟我没多大关系。大盘好的话,能加快我们赚钱的速度。

笔者:2006年3月你在西安搞了一个100万元的投资组合?

林园:我是随机的。你今天拿给我100万元,我还是这个结果。我的最低目标是12个月不赔钱,不管熊市牛市,大势和我没关系,三年要翻一番。这是最坏的结果。过去的事已证明,我从来没赔过钱,没有一只股票是赔钱卖出的。

笔者:大盘从2245点跌到1000点时呢?

林园:我一样赚钱,还赚了3倍呢。有一只股我赚了32倍,还是重仓买入。许多人都知道我买茅台、五粮液,那是小儿科,我最大的故事还没讲呢。熊市牛市我的钱反正整天就要为我工作,要赚钱。这是铁律。我说三年翻一番,但通常的规律是18个月。我没遇到三年才翻一番的。到现在,这个纪录也是这样。

这个结果实际上是通过量化的结果。不是说可能,而是说它一定能。我把它数字化了。3年以后这个公司每股赚多少钱,未来的3年它还要赚多少钱,这两个指标只要固定了,就OK了。譬如说上海机场,今天买入这只股票,到第三年,上海机场每股利润你要能把它算出来,我们就有这个办法。譬如说2006年、2007年、2008年、2009年、2010年、2011年的利润我们还能把它摸出来的话,那么这个时候,它的股价应该是能算到的。

笔者:如果算不出来呢?

林园:算不出来,就不要参与。为什么要做没把握的事呢?99%的股票是算不出来的。那就是糊涂蛋,公司领导都算不出来,我们还能投资吗?这就是我们说的确定性,为什么要一定选确定性高的股票呢?这就是我们投资的基础!你算不出来却参与,那就是瞎搞了。

笔者:你有没有买进股票后,设个止损价位,比如10元买入,跌到8元止损,或百分之多少止损出局?

林园:我从来不止损。买的时候你要想这个事,就干脆不要买。等于你是在做自己心里没底的事。没底的事我就不做。我都是通过量化,财务指标把它扣死了,我才去做。我这人开车也要看半小时,等路况方向都摸清了才开,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嘛!

笔者:股市风险很大,有时利空消息不断,你是如何对待的?

林园:风险可能会引起短暂的下跌,但它不会影响公司的经营。买股票是买公司的业绩。我们买的好公司不怕这些。我没有遇到一个大跌影响我的市值。国内国外,就连美国的“9·11”,对我都没有大的影响。其实看透了,它是不影响公司股价走势的。如果下跌,这个时候反倒是买入的机会。它要是暴跌,我就坚决买入。好公司不受影响,国内国外都是这样。

操作方法:满仓加透支

笔者:许多高手在买卖股票时都提倡严格控制仓位,手里至少留有三分之一的资金,你也是这样吗?

林园:我的操作方法与他们不一样,我是满仓加透支。你看,这是2006年10月9日刚刚打的单。我就持有这几只股票,深发展、黄山旅游、宇通客车、瑞贝卡,公布的茅台,这个户上有60多万股,还有江中药业,这个户的市值有9900多万元。还有上海机场、瑞贝卡、贵州茅台、云南白药、五粮液300多万股,80多万股贵州茅台,我持仓的比例都是公开的,五粮液、丽江旅游、中原高速、招商银行、贵州茅台,每只股票拿了多少,网上都有。怎么证明我现在是满仓呢?你看,这个账户上市值是9925万元,余额剩了860块钱。这个户上是2300多万元,剩1100元,就是说没办法再买了。这个户头是3400多万元,只剩下14.33元。

笔者:是啊,都满仓了。

林园:我不光满仓,还透支。买的是无风险套利的东西。我借钱从2005年到现在就买了3只股:一只是招行转债,买价102.55元,还有五粮液的正股和上海机场。为什么把它判断成无风险套利?招行转债4年内我一定是赚钱的。发行价是100元,每年还有利息,最多当成债券嘛。就是招商银行倒闭,还有十大专业银行担保它呢。五粮液有个认沽价,7.96元,当时的股价才6块多,我为什么不买呢?于是借钱买入。上海机场,13.6元的认沽价,75%的认沽。我肯定借钱买,这就叫股市里的无风险套利。有这种无风险套利的机会我一定要买,而且要大量买。光在招行转债上,我就赚了两个多亿。转股以后我把它的分红买成认沽权证,又把它卖了买成正股,算下来成本只有4元多。招行我会继续持有。现在我又买了一大堆上海机场。有人说借钱风险大,可只要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,我认为就没有风险。

做傻子才能赚大钱

笔者:巴菲特是世界公认的价值投资大师,你宣扬的也是价值投资理念。中美两国的国情不同,上市公司的质量也有很大的差别,但是你们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。那么,你的价值投资理念与巴菲特的理念有何不同?

林园:很多人老拿我与巴菲特比。我坚持自己的投资标准。我对投资的理解,就是投机加机会。投资股市,就是要在正确的理念指导下,抓住正确的时机介入。譬如说主流产品,为什么说今天我有钱,主流产品一定是招商银行,还有旅游股,为什么要在这上面加大投资?那就是这个时候介入是最好的机会,各种财务指标支持你今天做这件事。

笔者:你持股的标准是什么?

林园:我要求自己在未来三年持有投资组合,不到这些股票估值恢复到合理水平,不会考虑兑现。这是我给自己定的纪律。这样的方法就是我常说的“乌龟政策”,强迫自己做“傻子”。这种方法的最终结果收益都是很好的。

笔者:你对大盘运行的节奏把握得很好。

林园:我一向是不怎么关心大盘涨跌的。我只关心市场中有没有符合我的投资标准的公司。

笔者:我注意到,你一直潜心寻找中国伟大的上市公司。

林园:是这样。如果市场中没有我要投资的好公司,我就选择空仓。2001年我发现市场中没有我要买的股票,主要是没有被低估的公司,于是我卖出。而现在确实有一批价值被严重低估的公司,我要求自己在未来3年会持有投资组合,不到这些股票估值恢复到合理水平,不会考虑兑现。

笔者:这种“傻子式”的“乌龟政策”在实战操作中效果如何?

林园:很管用,收益非常好。比如,2003年我买入五粮液,平均成本9.5元/股,2004年10股送10股我的成本应为4.25元。在2004年底到2006年初一年时间里五粮液股价都在5至8元间涨涨跌跌。我也只是看着,没有买卖。到2006年五粮液股价就一举突破8元,再也不回头了。我有一个朋友,当时也买了很多五粮液股票,涨到接近8元时,他都卖掉了,6元多又买回来,但最后一次股价突破8元时,却没有买回来。现在五粮液已翻了几番了,他当初为了3块钱的差价,少赚了几十万元,我说他是占小便宜吃大亏。

笔者:许多人炒股喜欢高抛低吸做差价,认为这样能多赚一些,你不这样做吗?

林园:经验告诉我,财富的积累,最重要的是重仓股在三年内能翻几番甚至更多,高抛低吸炒差价是很难赚大钱的。只要公司经营没问题,又是在合理价位买入,特别是股价已经离开成本区后,我会更坚定地持有它。当然,要选好的公司“猫着”。我选的公司都是未来三年高速增长的企业,选择企业在高速增长期买入,等高速增长期过后卖出。

留在荒漠戈壁上的足迹

笔者:听说你为了做好股票,每年花300多万元做调研?

林园:哪有那么多。不过,我是把投资的主要精力放在了调研和跟踪上市公司上。我的重点是调研公司,有时一天盘都不看。最终能够决定公司股价的因素就是你所投资公司的经营业绩,而不是别的。

笔者:你平时不看F10吗?

林园:很少看,主要是自己到一线调研。

笔者:重点调研和跟踪的是哪些公司呢?

林园:主要有两大类。一类是无竞争对手的公司,这一类公司主要有两大特点:一是产品的垄断性。如贵州茅台,由于其生产工艺的独特性,别人是无法生产的,而且它本身生产一瓶茅台酒也要花5年的时间才能出厂。茅台酒毛利率都是稳步趋升的,只需要知道它的产量及销量,所以各种费用及成本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要了,退一步说,就算这些费用及成本我不能搞准确,也不太影响对其利润的测算。二是行业的垄断性。也就是说,别人进入它的“领地”可能性很小。如高速公路、机场等,对于这类公司,就要了解现在的车流量(高速公路每月都公布),离高速公路满负荷有多远。可以计算出来未来增长潜力以及维修成本,调研时可以亲自跑一趟看看。第二类调研的是有竞争对手的公司。对这类公司,若行业中无老大,我就不参与。我参与的都是它们在各自的行业中已经占据明显优势地位,产品的市场占有率非常高,如瑞贝卡、江中制药、马应龙等。这类公司的共同特点是“零库存”,员工对公司的前景充满信心。我的做法是,若他们说,公司每天都加班加点生产的话,我就采用笨办法,每月花1000元在当地请一个人,每天到工厂去转一圈,看看是不是在加班。在全国主要城市让人去商店看一下,他们销售产品的生产日期、售价变化,这样就能知道其产品销售的真实情况。另外,对于这类公司,还要注意其市场占有率高的原因以及维持的时间长短。如马应龙的痔疮膏,其市场占有率在60%以上,连世界痔疮药老大也不能打入中国市场,其市场占有率在过去数年内一直在稳中趋升,对于马应龙的竞争对手的调研我也一直在做。我调研的结论是,竞争对手多为广告销售型,生命周期不长。

笔者:在调研中,你最感兴趣的是些什么样的上市公司?

林园:我喜欢产品周期长、最好是多少年都靠那么几个产品而且一直活得很好的公司。不喜欢靠出新产品来实现盈利增长的公司,比如几天都能够推出一个新产品的公司。因为我们不知道新产品生命周期到底有多长,可能我还没有搞清楚,它已经更新换代了。除此之外,我喜欢调研一些股东单一的企业,不喜欢合资企业,因为我发现合资企业多是生命周期不长的公司。

笔者:你一年到头地跑,千里跋涉,一定吃了不少苦吧。能讲讲你调研的故事吗?

林园:既然投资,就要对自己的投资负责。记得我当时去青海的盐湖钾肥调研,路很难走,我们坐的那小车,一天下来,颠得我手腕皮都磨破流血了,我都不知道。还有一次,我和一位基金经理去一家公司开股东会。开完会我说咱们去下面的煤矿看看,他说不看,太远了,来回要五六个小时,又是山路。那次,他到了公司就没去煤矿。我当时感到很惊讶,投资2个多亿,经营场所都不去看,到底咋回事都不知道。我说,你们对投资这么不负责啊?我说我是第一次,我一定要去。他们本来不愿意安排车,我就说我自己去。结果,我和王洪花了6个多小时去了。原来光听别人说这个矿的煤层浅,我下到矿下一看,才发现不是浅,而是深得很呐。回来后,我们对它的投资心中就更有底了。这其实是一个投资态度问题。在我们之前,就没人去过那个煤矿。矿工们说,我们开矿这么多年,你俩是第一个千里迢迢从北京来这里的。这个公司还不是我的主要投资品种,但是,我们都下了功夫了。我的主流产品每个月的财务指标必须搞清,这是我给自己定的纪律。我们参加了好多次茅台的股东大会,为调查五粮液我们在成都专门买台车一个礼拜要去公司一次看一看,一定要搞清楚,因为我们的仓位重。另外,我们还和经销商交朋友,随时了解和掌握市场的供销情况。

笔者:千里跋涉为求真,你对上市公司下这么大功夫调研,成功是两条腿跑出来的,的确来之不易,令人钦佩。

林园:我们调研,不光是投资的股票,还有竞争对手,比如酒类,五粮液、茅台、还有古井等酒厂,这些都要去。我买招行,浦发、民生和香港汇丰你都得了解。再比如说我现在买上海机场,它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样的位置,世界上平均水平怎样,巴黎机场它的市盈率多少,你要非常清晰。

笔者:你了解对手的情况,你没有它的股份,你怎么可以去考察?

林园:那也可以去问。还有一个办法,就是你买100股,你不就成了它的股东了?比如,我们买招商银行,别的银行开股东大会我们也去。这次来上海,我还要去一下浦发银行,最起码的也要把他们的报告看一下,这是个系统工程。像股指期货要推出,大家都在谈,我的第一个意向不是去炒,而是要马上成立班子,请高手研究无风险套利。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无风险套利的机会。我这次回深圳最大的事是要把这件事给完成,从现在就开始研究股指期货的无风险套利。什么事,想好了,都要提前布阵。我一般投资公司要观察3年以上,就像一个小孩子,以前都没听说过,你今天一下就变成好孩子了,我就不信。

笔者:观察3年,股市变化很快,不是有许多机会都错过了吗?

林园:错过就错过了。不是世界上的钱你都能赚,赚到你熟悉的那部分就够了。你想把全世界的钱都赚到?做不到。

赚钱是一生最大快乐

笔者:你现在已经很成功。那么,你的下一步的目标和想法是什么?

林园:我没有什么想法。我的想法就是正常地工作。我的理想就是多赚钱,我是个“钱迷”,我相信我会持续地赚钱。我周围的人都说,你就是个赚钱机器。赚钱是我的快乐。我就用自己的本事自己的钱,看能不能赚到非常多的钱。这对我人生也是一种考验。用自己的能力去赚钱。我这个人命运永远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我现在融资的比例很小,撑死只20%到10%。而且我融资都有个前提,都是做一些无风险套利。

笔者:你认为在未来的几年里,哪些上市公司将是你关注的高成长的公司呢?

林园:我看好的还是在金融、旅游、快速消费品、机场、高速公路等这些行业里。

笔者:当前,对于你来说,你感到什么是最棘手的?

林园:时间。最棘手的是感到时间不够。巴菲特52岁时也只有2亿美元,当时美国很多人比他有钱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为什么会成为美国的顶级富豪?就是他用时间赚钱。2005年底我是4个亿,2006年我超过了10个亿。到明年这时,没准我30个亿呢。谁敢说,我就没这个能力?时间对我们来说,非常重要。只要你不犯错误,肯定是复合增长的。

(本文已收录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民间股神》第三集)

本文来源:http://futures.money.hexun.com/2201212.shtml

给我留言

Copyright © 众人搜索网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 鲁ICP备11032800号-1

用户登录 ⁄ 注册